大闸蟹

李渔在《闲情偶寄》里写道:"蟹之鲜而肥,甘而腻,白似玉而黄似金,已造色香味三者之至极,更无一物可以上之。"因而他每年在螃蟹未出时,即储钱以待;自螃蟹初出至告竣,每日都要啖蟹;过了蟹期,便取瓮中醉蟹过瘾,直至醉蟹啖尽。这撩人累尽一年之久的"色香味三者之极",却也是历经日月精华的淬炼,才最终成为造化所赐的恩物。大闸蟹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op